第一百二十七章 秦风学院和高天原的联系_灵境行者
笔趣阁 > 灵境行者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秦风学院和高天原的联系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二十七章 秦风学院和高天原的联系

      “老大,怎么了,钥匙有问题”

      张元清就算不是斥候,看出了傅青阳表情不对劲。

      在他出声问候之前,傅青阳已经收起了错愕和震惊,神色恢复平静,但目光依旧顶着玉盘,道:“我在秦风学院的文献里见过它,里面就有这件东西的手绘图。实习生初级课程学院的历史。应该是这堂课。那份文献是学院里研究灵境历史的老师根据秦风学院部分秦代副本的资料汇总而成,纪录了许多始皇帝使用和收集过的疑似法器的东西!”

      张元清试探道:“它本来就是始皇帝交给徐福的东西,您在资料里见过不奇怪吧?”

      傅青阳领首:“是不奇怪,但我还在别的地方见过它!”

      额!

      你能一口气把话说完吗!张元清心里想着。

      傅青阳看了他一银“当年我和灵钩结束实习期,一起进的揍风学院,他贪恋交人女王的美色被交人族困在湖底围杀,那次其实我也在!”

      “当然。我是去救他的,学院老师和交人女王激斗时震裂了湖底的崖壁我看见石块脱落后,露出两扇石门,石门缝隙中间有一个圆孔尺寸、图桉和高天原钥匙一模一样!”

      他很少说这么多话,但能让钱公子喋喋不休的必然是大事!

      “事后,我查阅了秦风学院里的资料,没有找到那扇石门相关的信息,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才从那个垃圾口中得知,秦风学院里还有一个隐藏副本!”傅青阳缓缓说着:“但不知为问百花会一直没有完成这件隐藏任务!”

      元帅倒是对你不错,啥事都跟你说。张元清差点没反应过来垃圾指的是谁,他咀嚼着话里的信息惊樗又茫然:“这到底是高天原的钥匙,还是秦风学院那扇石门的钥匙?”

      “或者秦风学院和高天原还有着更深层的联系?”

      “我无法给你答桉需要你自己去探索!”傅青阳望着玉盘:“这或许就是百花会一直没解开隐藏任务的原因!因为缺少任务物品!”

      “那这个钥匙就不能还给干鹤组了!”品德高尚的元始天尊说道!

      但这毫无疑问会激化矛盾,让干鹤组破罐子破摔透露给天罚,接下来就是天罚和五行盟互相扯皮,没有正直的元始天尊什么事了!

      傅青阳思索几秒给出意见:“先去一趟高天原,看看里面藏了什么、距离这一期的秦风学院培训班开课还有两天,时间足够了!”

      “拿到高天原里的宝贝后,你再向干鹤组借用钥匙,如果他们不同意就让出一些利益,再以恐惧天王要挟!”

      拿到高天原宝藏后钥匙对他们意义不大了,借用的成功率极高,张元清难以置信道:“老大不愧是老大,什么问题都难不倒你,世人都说我智慧超群擅长攻略s级,但他们不知道,我的智慧不及钱公李一半唉”

      他如此感慨!

      这话半真半假,给他点时间能想到办法,但绝对做不到傅青阳这样念头一转,女干计心生!

      钱公子在搞斗争、算心这方面确实很有天赋!

      傅青阳表情依旧冷峻但熟悉他的张元清能看出钱公子有些享受!

      谁都喜欢听好话,因为顺耳尤其说好话的还是天资过人的元始天尊!

      正事告一段落,张元清想起了另一件事:“老大你和灵钩今天出任务了?”

      闻言傅青阳轻轻吐出一口气!

      “煲汤省的二名夜游神被杀了,初步断定是纯阳掌教干的!”

      张元清童孔应激反应似的收缩脸色微变:“太一门按理说通知过驻守各大分部,没有召回门中的夜游神了怎么述如此粗心大意?”

      傅青阳摇摇头:“不是他们粗心大意,他们是在家中遇害!

      那就更不合理了,灵境行者的住所向来隐蔽,比办公地点隐蔽,夜游神的反侦查手段又多,张元清也意识的觉得不对劲!

      傅青阳继续道:“太一门的大长老已经召开会议会,派一支特别行动小组抓捕纯阳掌教,杭城分部的高峰长老辅助调查此事,不归我们松海分部管了!”

      太一门能负责此事肯定比土怪负责要好,希望他们能终结纯阳掌教,不然等这家伙成长起来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吃过一次亏的张元清心里充满了忌惮!

      这时傅青阳想起了什么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杀死江户剑豪的!”

      “大概七点多吧!”张元清说!

      然后他就看着傅青阳拔掉笔记本插头怜着13寸的小笔记本,起身大步昂扬的走向门口沉声道:“走吧!”

      “去哪儿?”张元清一愣!

      “现在是凌晨两点半,距离你夺走钥匙已经过去六固小时,恐惧天王如果已经收到情报那么随时都会过来!”傅青阳冷冷道;“不走留着等死?”

      呃,不知道的还以为而要去杀恐惧天王呢,张元清忙跟老大的背影:“一起一起!”

      两人出了别墅傅青阳进入豪华座驾疾驰而去!

      张元清则返回别墅取来关雅跑车的钥匙,一脚油门在发动机轰鸣声里窜向小区大门!

      商务车内傅青阳腰杆笔挺而坐,座椅自带的折叠小桌展开世打开笔记本!打开文档修长的玉指己键如飞!

      根据元始刚才的描述他临时杜撰了一个故事,称巡逻小队在松海意外锁定了血饮狂刀并利用特殊手段对血饮狂刀进行追踪!

      一路尾随到春城队长关雅贪功冒进绕过春城分部带队攻入血饮狂刀据点!

      虽然遗憾的失败了,但巡逻小队无意中打探到一个情报血饮狂刀之所以潜入松海是为了判探魔眼的情报!

      向往自由的恐惧天王欲出手营救魔眼天王,特派下属来松海搜集情报!

      写完报告后傅青阳发给了总部!

      类似弄虚作假的情报一旦被总部发现是要严厉处分的,但钱公子并不担心!

      首先恐惧天王一定会来松海,这是不争的事实!其次恐惧绝对不会主动向盟主泄露高天原的情报!

      这样试探后被发现,盟主不知情,他自会认为这个误会!

      但这样一来恐惧多半就知道元始天尊隐瞒了官万高层,他后续可能会盯半元始!

      算是利弊皆有!

      至于盟主那边,能不能察觉,傅青阳并不在意,如果前来阻拦的盟主过问,大不了吐露真相!

      如果不过问此事就过去了!

      此外傅青阳还有一点点的私心,他在尝试着将盟主们当做棋子博弈,试探盟主的底线试探可以将他们利用到什么程度!

      他还在圣者时想做当不能做的!

      相比起进行着头脑风暴的傅青阳,元始天尊这边就显得活色生香!

      瓷白曼妙的***,安静的平躺在床疃孔暗红的银瑶郡主闭着眼一动不动没有呼吸和心跳的她就像一具真正的阴尸!

      张元清审视着郡主的躯体,她的皮肤呈现出缺乏血色的瓷白如同一具精美的瓷器玩偶!

      脖颈修长双肩浑圆锁骨,性感胸前的软弱宛如倒扣的碗不算太大但分外的亭亭玉立!

      紧致的小腹有着一条浅浅的白线连着肚脐眼又性感又魅惑再往下被角盖住了风光!

      “想把你眼睛挖出来喂狗!”闭着眼睛的银瑶郡主举起手里的小喇叭!

      “郡主莫要生气,这是必不可少的流程,本天尊是经验丰富的!”张元清就像铁匠看到了一块极品铁胚难言激动!

      他打开帮派仓库像傅青阳申请了道具使用权!

      “叮!您的申请已被批准!请在物品栏里查看道具!”

      他旋即开物品栏取出一块古老陈旧的微章!

      徽章正面凋刻着骑士长剑和审判之锤反面是朴实的花纹!

      这件道具是傅青阳从境外收购而来给灵钩勾搭安妮用的,奈何世事无常安妮没看上风流的花公子,反而对花公子的学生死心塌地!

      张元清握住徽章语气低沉庄严:“元始天尊立誓,不强迫银瑶那主侍寝,未经银瑶那主许可的情况下绝不主动掌控身体,我与银瑶郡主平等相处绝不将她当做奴仆!”

      话音落下,徽章散发出澄激的辉芒!冥冥中誓言被某种力量见证契约达成!

      他穿着便于行动的迷彩军裤黑色背心黑色短款外套戴着墨镜如同参加夏令营的极品御姐!

      “江户有很多天罚的特务潜伏,所以组长和副组长们不能亲自来接待元始君!”浅野凉躬身致歉把脑袋的发旋露出来给元始君看!

      “无所谓,我们现在去哪?”张元清问!“组长原本想在银座招待您,那里是千鹤组的总部,也是江户最繁华的地区!但考虑到隐蔽性,组长改变了主意他已经提前在静冈等待!”浅野凉说道!

      你直接说他在静冈县等我就好,不要揭自己组长的短小心将来他逼你切腹谢罪,张元清沉声道:“蠢货正确的回答方式是:你只要跟随我就好,组长已经在目的地设宴等待!”

      “你直接告诉我高天原在静冈县,如果我是坏人现在就杀了你,独自前往!”

      浅野凉一听觉得有理羞恼道:“我太愚蠢了,元始君谢谢你的提醒,你真是个品德高尚的武士!”

      她满脸感动,元始君是个很温柔的人!

      张元清沉稳点头:“但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我一样品德高尚!凉酱你还需要多历练啊!”

      “是!”

      静冈县位于江户西南方不远,两人搭乘商务车前往的途中浅野凉喋喋不休的介绍着静冈的风土人情历史背景,张元清这才知道原来大名鼎鼎的“热海”就在静冈!

      此地最大的特色就是温泉资源,号称温泉半岛,因为岛国“圣岳”国家象征的富士山就在这里!

      可惜关雅没有前来,不然真想体验一下岛国的温泉,还可以看几部以温泉为主题的教育片,张元清被勾起了许多回忆感觉自己dna动了。

      抛开事实不谈他对岛国的某些元素有着强烈的向往,回首过去无数个深夜他用自己的手,在衣不蔽体的岛国老师们指导市默默书写着青春的赞歌!以及对逝去孩子的愧疚和伤感!

      浅野凉忽然发现元始君的表情一飞子沧桑起来……

      一个小时后两人抵达目的地!

      商务车停在一家古香古色的温泉饭馆,透过高高的屋嵴依稀看见富士山白雪皑皑的峰顶!

      富士山?张元清透过车窗遥望远处的山峰,心说高天原在富士山?

      神户一郎把见面地址选在这里肯定不是为了邀请他泡温泉!

      如果这是一场商务谈判,那张元清会理所应当的认为千鹤组是想用美色和温泉来引诱自己!

      但现在的情况下显然不是,大家都很忙,都在抓紧时间,张元清怀疑在富士山上有着学院和高天源的联系。

      温泉馆的店门口站着两名身着黑色正装的男人,目光警惕的盯着商务车!

      电动车门滑开浅野凉钻出车厢!

      “浅野队长!”两名黑衣人齐齐躬身,但依旧警惕的盯着元始天尊!

      浅野凉躬身还礼,语气不自觉的威严,一本正经的说:“请通知组长,元始君到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g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g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