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搬家_末日:从打猎开始肝经验
笔趣阁 > 末日:从打猎开始肝经验 > 第11章 搬家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11章 搬家

  第11章搬家

  “是你小子,有事儿?”等了好一会,力哥从卫兵营地石屋里走出来。

  唐文拿出麻布袋:“运气好,打到两只野鸡,送给力哥尝尝。”

  “野鸡。”力哥看了看,笑道:“有事儿?”

  “嗯,就是想换个房子。不知道营地里,哪还有空房子。想请您帮忙留意一下。”

  “简单。东西我收了,进来吧。”力哥转身走进身后石屋,带着唐文一路穿行来到其中一间——选房处。

  打过招呼,力哥问道:“小梁,还有没有靠里点的住处?给这小兄弟安排一间。”

  姓梁的年轻人站起来,指着墙上的地图说道:“力哥来了,当然有。上面标着白色的小屋,都是没人住的。随便选。”

  力哥笑笑,拿手点点他。

  转身示意唐文上前来看。

  墙上的地图是偌大一张牛皮纸,唐文先看向自己熟悉的营地门口,一路看到常去的米店。

  这家米店靠近城里的位置,如果能在这附近住,肯定很安全。

  也许是注意到唐文的眼神,小梁说道:“越靠近城里,搬家费越贵。搬到城里门口,可以开店做买卖,但得上交千斤粮食。”

  唐文听完,身体微微后仰,陪着笑说:“我就是看看。”

  从营地里面往外围搬家,只要你愿意,不需要缴纳一斤粮食。

  唐文和唐糖原本也不住在营地门口,是唐文穿越前,有一家人出了上百斤粮食,和他们换了屋子。

  没办法,两人力气小,在田里干活,只能勉强填饱肚子。

  根本存不下余量来交租,只能把住处转卖掉。

  墙上的地图,只画着营地外围的布局,城里的区域,只写着两个字——女王。

  快速看完,唐文指着一块区域问道:“不知道搬到这一块要缴多少粮?”

  他指的是铁匠铺附近的区域。

  那一片距离营地城墙,足有几百米的直线距离,安全应该有保障,还能和铁匠李大牛,相互照应。

  小梁看看力哥,见他没说话,才道:“搬家得300斤粮食。那里的住处都带院子,地方大,按年交租。一年240斤粮食。”

  真贵!

  300斤粮食,够一个人吃一年了。

  租金也翻了倍。

  不过唐文没得选,他低头盘算一番,答应下来:“可以。”

  “好,这里有三处空屋,你选一个吧。”

  “呃,不知道您有没有建议?”

  三个空屋,在地图上看不出丝毫差别,都是一模一样的白方格。

  小梁低头看看资料,说道:“那就中间这一处,这里有一口水井,上一任住户还挖了红薯窖。柴房、茅厕都有。打扫打扫就能住。”

  “谢谢您推荐,那就这儿了。”

  办事员惊讶道:“不愧是力哥带来的人,倒是果断。”

  力哥也微微侧目,数百斤粮食,对于营地里一般人和家庭来说,可不是小数目。

  唐文笑笑,什么果断不果断,今天要是他自己过来选房子,怎么也得带着姐姐实地查看一番,才能定下来。

  但现在是力哥带自己过来,看在力哥的面子上,这人也不会推太荐差的地方。

  “家里的米够吗,这要一次缴清的。”

  “谢力哥费心,应该是差不多。”

  “那就好,”力哥转过头,又问:“咱们一斤肉可以换多少米来着?”

  办事员笑道:“一斤肉,最多可以算15斤米。”

  “嗯。那就派车吧。”

  办事员把唐文选中的房子,涂成黑色,递给唐文一页纸,上面简单写着,租住“5街6号房”,盖了“卫兵营-选房处”红章:“这个伱放好。现在不忙,这就跟你跑一趟。等我去叫辆车。”

  他出门去,唐文连忙再次感谢力哥。

  后者摆摆手,反而颇有兴趣地看着两只野鸡,问道:“怎么捉到的?”

  唐文一愣,实话实说:“我会一手飞石术。”

  “哦。打石头?有准头的?”

  “呃,力哥问我,不敢说谎,30步内,有9成的把握指哪儿打哪儿!”

  这是唐文谦虚的说法,实际上,50步内,几乎百发百中。

  力哥眼神一眯,仿佛想起什么似的:“最近,好几家米店都收到了红嘴雀。说是一个年轻人送去的。”

  “这,是我卖的。每次不敢多卖,就多跑了几家米店。”

  “不错、不错。”事儿对上了,力哥看着他,眼神略带欣赏:“见过卫兵吧?知不知道,他们为什么各个身强体壮,力大如牛?”

  唐文摇头,期待地看着力哥,等他解惑。

  力哥继续道:“通过选拔,成了卫兵,可以练武,练女王大人传下的呼吸法,白天操练,顿顿有肉。用不了多久,就能强壮起来。”

  他说话间,看着唐文,后者配合地露出一脸向往之情,脱口道:“力哥,我也想当卫兵!”

  这待遇,简直是乱世公务员啊!

  什么?卫兵危险?

  打猎危不危险?

  是你一个人出去打猎危险,还是卫兵们,成群结队出门,全身披甲,拿着长刀骑着大马危险?

  “卫兵是要拼命的,营地外面可不太平。”

  “力哥,我愿意拼命。”在唐文看来,在这狗娘养的末世活着,本来就是天天在拼命!

  力哥笑笑:“你年纪还小,身高也不够,明年开春的选拔是赶不上了,回去好好打熬力气,明年不行,还有后年。”

  “嗯、好。”

  唐文脸上流露出不甘,但还是连连点头。一如不服气的少年。

  他确实心里可惜,

  力哥笑了:“以后有事儿,都可以来找我。”

  骨碌碌,车轮滚动的声音响起。

  窗外,小梁坐着一辆驴车停在门口,力哥带着唐文走出门。

  “小梁,小唐搬家我就不去了,你费费心。”

  “力哥哪里话,我应该做的。”

  力哥点头回屋,小梁拉着唐文坐上驴车。

  坐上驴车,唐文心里感慨万千,这车他曾经坐过,小时候,在地球老家,方言叫做“地排子车”。

  拉车的可以是人,也可以是牲口,属于动力非常灵活了,百里只消耗一困草或者两顿饭。

  “唐小兄弟和力哥什么关系?”小梁笑容满面地问。

  “嗨!哪有什么关系,不过是力哥人好,对我多有照顾而已。”

  “人好?是啊,是啊,力哥人出名的好。”小梁笑容不减,看得出来,他半个字也不信。

  唐文给赶车的老头引路,几分钟后,来到营地门口,来到泥糊的小屋前面。

  “你住这儿?”小梁慢慢收敛笑容。

  “是啊。两位稍等,我和家人说一下。”

  他走到门口,房门从里面打开,唐糖从门缝里,看到了他们到来。

  “多少粟米?”她开口直抓重点。

  “什么?”唐文一愣,旋即明白,沉吟道:“姐,安全最重要,就是花掉所有的栗米、唉、唉、唉!姐,你怎么了?”

  听到“所有的栗米”,唐糖双眸一下睁大,仰头向后倒去。

  唐文吓了一跳,连忙扶住她。

  只见她双目失神,身体僵硬,嘴里一直重复着:“所有的栗米、所有的、所有……”

  请收藏本站:https://www.bglo.cc。笔趣阁手机版:https://m.bglo.cc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